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低追杀的博客

在股市【任何的投资】中,高抛低吸与追涨杀跌,是每一个人梦寐以求事,但是能做到的了

 
 
 

日志

 
 

当代中国的“政治画皮”  

2012-07-31 09:13:23|  分类: 社会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kuanghaifei《当代中国的“政治画皮”》

新闻界有个传统判断,“举国盛会”之后,往往是新闻事件高发期。个中原因,也不难理解:一个是众所周知的原因,“过节”要营造节日气氛,让党和政府丢人的丑事先压一压,等过完节就可以说了。另一个原因则是,国家节日通过剧场效应将个体从日常生活中“勾引”到“盛世”的宏大叙述中,使他们误认为自己是“国家的主人”、“历史的创造者”,便自觉加入大“盛世”的大合唱中,产生一种麻醉性的“自我满足”和“道德幻觉”。但这种剧场效应不会持久,毕竟,老百姓不可能天天过节。等狂欢过后,老百姓在“过节”时暂时忘却的烦恼又会回来,该操蛋的还是会操蛋,该骂娘的还是会骂娘。
  果然,今年国庆后的几件事情就再一次应证了这种定律。先是文强的案子有了新的料,再是到上海开车的河南小伙孙中界被钓鱼愤而断指以证清白。当然,最猛的事情还是17日的呼和浩特四重刑犯杀警越狱事件。虽然到20日,四名逃犯已全部落网,其中一名被当场击毙,其余三名全部被抓获。但据报道,事发的监狱是内蒙古监狱系统第一所被司法部命名的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既如此,持刀片行凶、切下狱警手指、换上警察衣服、通过人眼识别的红外线门、出狱后身着便装这些想来在监狱中不可思议的事情又是怎么发生的呢?监狱管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网友对此纷纷献计献策,有的认为是“人性化管理出现了误区”,有的认为是“警员素质不够”,有的认为是“劳改没有触及罪犯灵魂”,新浪网友“好人武警”和“wmrui1998”则认为核心病症在于监管警力矛盾,“第一,中国监狱是从战争战俘式监狱发展来的,以前对重刑犯和轻刑犯分开管理,而目前各个监狱为了发展监狱经济提高效益,都争着要罪犯,然而罪犯多了,管理民警没有增加 ,监管警力矛盾突出。以前说罪犯关押的比例是8%,目前中国监狱的基层只有2-5%左右,有些监狱为了安全配备1-2名副班民警,而罪犯却有100-500 左右,这个数字听了您怕了吧!别说我们狱警无能了,李小龙来了也没用!第二,为国家司法事业干工作的思想境界已经退化到“顾小家、混口饭”的地步。监狱等劳改场所大部分在地处偏远 、条件很差、气候恶劣的地区,离现代年轻人心中向往的理想生活相距很远,大家不愿到危险高、待遇低、地位差的一线监区工作,出现一线警力严重不足,而一些有地位、有钱的领 导亲属子女被安排到二线后勤保障岗位上占用着大量编制。出现一边是严重缺编,一边是超员的怪现象。”
  这两位网友的剖析是非常到位的,但不管是“犯人的增加”,还是“警力的缺编”,都可以归结于一个原因,那就是“公共管理的私利化”。詹姆斯?布坎南的“公共选择理论”告诉我们,市场里的“经济人假设”同样适用于政府公职人员,“因为每个政府部门所遵循的政策,通常是由该部门领导人根据自己对公共利益的理解来决定的,所以,一方面是由于这些部门的政治家的行为具有相当大的自由,使得他们有意或无意地被自身的‘经济人’动机所左右,以至于对公共利益的理解经常难以符合实际;另一方面,由于该部门政治家行为的灵活性与他们的自利动机的强刺激性,使得他们的行为实际上不是倾向于为最大限度地增进公共利益服务,而是依据自己获得的信息和个人效用最大化原则来决策。”
  公共选择理论的的基础假设尽管一直有争议,但以中国当前的不少事例来看,都是具有很强解释力的。我们再以最近的“重庆打黑”和“上海钓鱼”为例,为什么身为重庆市公安局副市长的文强会成为“黑社会”的保护伞,猫与鼠成了朋友?为什么很多地铁口的“黑车”上海交通行政执法大队不去查,却去搞“钓鱼执法”?对此,杜琪峰电影里某警察说的一句话可谓一语中的:“罪犯都抓完了,还要我们这些警察干吗?我们吃什么?”
  长久以来,我们习惯了公职人员“大公无私”的形象,这句话则将假象剥开,让我们看到了公职人员的“经济人”成分。其实,这种“公共管理的私利化”所导致的政府失灵中西方国家都有,承认就好,想办法从机制上解决就是。布坎南认为,产生这一政府行为的外部原因是缺乏一种约束机制来制约政府行为方式。因此,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使这些特权机构或特权人物受制于某一硬约束机制,并且由公民真正地而非形式上地掌握该约束机制的最终决策权。这话翻译成中国白话就是——我们应该建设一种“让人民真正的选举和监督政府”常态机制,既避免“钓鱼式执法”之类的“正义干旱”,也要避免“运动式执法”之类的“正义洪涝的”,使得“正义”的溪流适时适量的汇入民心。
  但土共会这样做吗?要知道我党的两大法宝就是“意识形态”和“组织控制”。承认政府“经济人假设”,也就历史的推翻了土共几十年来的意识形态宣传,更从逻辑上必然的推导出“宪政是必需品”。所以,土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松口的。他明明知道,以前的那套“大公无私”的东西不行了,还是要坚持,以维持意识形态的正统性。在历史逻辑的逼迫下,他们在78年后逐渐承认了市场领域的“经济人假设”,但在政治领域始终不愿意承认。于是,他们不停的换新说法,“三个代表”、“八荣八耻”,以维持表面的光鲜。这就像是有两层皮,里面那层是真的,外面这层是骗老百姓的,活生生是《画皮》现实版啊。周讯演的狐妖不停的要通过“吃人心”来维持那张“画皮”,土共要维持“公”的形象,也不停的要找垫背的阶层,来承担所谓的“改革成本”。你看,78年前搞城乡二元体制,用剪刀差从农村抽资源,是农民垫背;9几年工人下岗,也是垫背啊;前些年好不容易有点中产阶级的幻影,可现在怎样?白领被房价就灭了,不说其他的。总之,每当要承担“成本”的时候,土共总能找到垫背的阶层,如果哪天找不到了,那张“画皮”也就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